剧情简介

《野兽家族第五季》 - 野兽家族第五季什么时候更新TNT宣布续订《#野兽家族#AnimalKingdom》第五季。

猜你喜欢

  • 更新至01集

    行尸走肉第十一季

  • 更新至02集

    湾畔倾情第五季

  • 更新至01集

    足球教练第二季

  • 更新至2集

    第三只眼

  • 更新至01集

    野兽家族第五季

  • 更新至07集

    亿万第五季

  • 共6集,完结

    绝夜逢生 第一季

  • 更新至1集

    热恋宅急送

  • 更新至01集

    家族纽带第一季

  • 更新至01集

    爱我第一季

  • 更新至03集

    大楼里只有谋杀第一季

  • 更新至01集

    护士第二季

沈石溪第6季,《大鱼之道》 《白象家族》 《牧羊神豹》 《虎娃金叶子》。我要啊!!!!!!!!!!!...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点儿砸在屋顶的茅草上,哗哗直响山那边隐隐传来隆隆雷声,我写了封家信,看看小闹钟,已是半夜12点了,我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睡。就在这时嘭嘭嘭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我独自住在名叫橡胶坪的箐沟里,替曼广弄寨子看守100多亩橡胶园,四周都是原始森林,寨子在山外,离这儿有10里远深更半夜,又下着这么大的雨,谁会到我这儿来呢谁呀我大声问,没人回答嘭嘭嘭,的敲门声还在响,我耳朵贴在门缝谛听,透过雨声,听到了沉重的喘息声我想,也许是过路的地质队员或淘金的山民,雨夜行走时摔伤了,看见灯光,摸到我这儿来求救的我提着马灯,拉开门闩夹着雨雾的风迎面扑来,湿漉漉,凉冰冰的,冻得我鼻子发痒张嘴就想打喷嚏阿我刚张大嘴,还没来得及把喷嚏打出来,便吓得魂飞魄散,已窜到鼻孔的喷嚏被吓得缩了回去在马灯的照耀下,我看见门口站着一头象. 准确地说,是站着一头和我差不多高的约两岁龄的小象.我是个知青,从小生活在上海,两年前下放到西双版纳来插队落户,小时候曾随父母到上海动物园看过大象,觉得长鼻子大耳朵挺好玩儿挺可爱的,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野生象,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冒上来,顺着脊梁往上蹿脑子像被冰冻了一样,思维停滞,全身发麻,两腿抖得像在弹琵琶,着粗气完了,我想,小象后面必定跟着母象,我早听说过野生大象的厉害,长鼻子一卷,就可以把人拦腰提起,狠狠一蹄子就可把人踩扁,我算是活到头儿了. 等了好几分钟,也不见母象跟进来,木门被风刮得乒乓响雨丝飘进来,我呆若木鸡地站在门边,身上被淋得透湿,冷得直打哆嗦,等脑子清醒了些,便大起胆子从门洞探出头去看,闪电把漆黑的夜照得如同白昼,院子里只有几株芭蕉两棵樱桃一副石碓,不见有什么母象,我的脑子这才转了个弯儿,心想,或许是一头与象群走散的小象,在雨夜迷了路,稀里糊涂跑到我这里来了,饥寒交迫的动物找地方躲雨,这是很平常的事. 就在半个月前,老天下了一夜暴雨,早晨我开门一看,一对马鹿挤在我的小厨房里,正津津有味地舔食我堆在灶台上的锅盐,铁锅被掀翻脸盆被踩扁,把我的厨房弄得一塌糊涂,看见我,它们飞也似的逃走了我关上门。 举起马灯,仔细打量这个不速之客,哦,它是一头罕见的小白象,除半截鼻子银灰色外,身体的其余部分均为白色,它全身被雨水打得精湿,四只象蹄沾满泥巴,右耳朵撕裂了一条两寸长的口子,正滴着血,看见我走近,它眼睛里闪出一种惊慌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它已精疲力竭了,还没站直,四膝一软咕咚,又倒卧在地,它的身体颤抖得厉害,我摸摸它的额头,有点儿烫手看来,这是一头在风雨中误入迷途失散离群的小象,孤独无援,雷霆,暴雨和漆黑的夜把它吓坏了,挨饿受冻,感冒发烧万般无奈才跑到亮灯的草房来寻求帮助的。 我烧起一炉炭火,屋里暖和了许多,又熬了一锅糖粥,连同几片退烧药,喂进它嘴里,还用半瓶红汞将它受伤的耳朵止住血。它的鼻子是银灰色的,我就叫它,银灰鼻。下半夜,银灰鼻身上烤干了,烧也退了,卧在我的身边沉沉睡去,我守着炭炉,担心还有别的大象会闯进来,一夜没敢合眼黎明时分,雨停了,山上传来茶花鸡的报晓声,一抹曙光映红了窗户,小白象银灰鼻还没醒,我暗暗寻思,要不要趁它在睡梦中,用一根铁链子将它的腿给绑住,一头活的小象,卖给动物园,能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我蹑手蹑脚取下挂在泥墙上的铁链子,刚要去绑它的腿,突然山箐里传来大象高亢嘹亮的吼叫声,银灰鼻耳朵挺灵,立刻就醒了噌,地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蹿到门口,举起鼻子就,嘭嘭嘭,地敲门还兴奋地,呦呜呦呜的叫。 山箐里那可怕的象吼声迅速往草房移近。大象是一种报复心很强的动物,假如我强行将银灰鼻羁押在我的草房子里,它们一定会破门而入,荡平我的家,我不仅得不到银灰鼻,连自己的小命也难保,我无可奈何地扔掉铁链子,拔开门闩银灰鼻跨出门去,撒开腿急急忙忙向山箐奔跑不一会儿,绿树掩映的山箐里,传来母象和小象欢天喜地的吼叫声,虽然有树叶遮挡,我什么也看不见,但不难猜测,忧心如焚的母象见到失散的银灰鼻,一定激动得喜泪直流,用长鼻子紧紧将银灰鼻搂进怀里,亲吻抚爱,用象的语言诉说着思念之情银灰鼻则依偎在母象温暖的怀抱里,叙述离群后的惊险遭遇。 母子团聚的情景当然很感人,然而,我被折腾得一夜未睡还白白赔了一大锅糖粥和几粒退烧药 三天后的黄昏,我在山上挖了一担野木薯,沿着一条野兽踏出来的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挑回家绕过一棵榕树,突然,我觉得身后的扁担好像被什么东西挂住了,重量骤增,怎么也走不动,我以为是树枝或藤蔓钩住了我的扁担,左右晃荡了几下,却仍无法解脱,我扭头望去,妈呀一头小山似的大白象,用长鼻子紧紧拽住我的挑绳,我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扁担和箩筐掉进草丛,木薯撒了一地大象干吗缠着我呀这时,榕树后面又闪出一头象来,这不是三天前跑到我的草房子来避雨的小白象银灰鼻吗银灰鼻走到我身边,鼻子搭在我的肩上,鼻尖绕过我的脖颈呼呼往我耳根吹气,眨巴着晶亮的眼睛,表情很天真,好像在说别害怕,没有谁会来伤害你的,然后,它又蹿到那头大白象跟前用脑袋撞大白象的身体呜噜呜噜,吼叫,似乎在埋怨,你干吗那么粗鲁呀,瞧,把帮助过我的这个人快吓出心脏病来了。 那头大白象鼻子弯成钩状,硕大的脑袋一上一下运动着,像是在朝我点头,又像是在朝我鞠躬,用象特殊的身体语言,表达着歉意我早就听说过,象是一种很讲感情的动物,爱憎分明,看来银灰鼻是专程前来向我道谢的。我抹去脸上的冷汗,站了起来,银灰鼻不断用鼻尖嗅闻我的身体,摩挲我的脸和脖子,十分亲热,把内心的感激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大白象则用鼻子将掀翻的箩筐扶正,并将散落在草丛里的木薯捡回来装进箩筐。我镇定下来,仔细端详着大白象,它的身体白得像汉白玉长着稀稀疏疏的浅蓝色的毛,蒲扇似的耳朵,布满褶皱的鼻子背脊隆起,脸颊的皮肤有些松弛,目光文静,透出温柔和慈祥。 世界上现存两种大象,非洲象和亚洲象,非洲象体型大,成年雄象体高可达3,5米,重7吨,耳朵很大,呈三角形,无论雌象还是雄象都有伸出口腔的发达门齿,俗称象牙。亚洲象体型小一些,成年雄象体高2,7米,重5吨左右,耳朵也较小,呈方形只有雄象才长出长牙。 正在帮我捡木薯的大白象,是一头中年母象,它处处呵护小白象,不难判断,它是银灰鼻的妈妈,根据它的身份和肤色,我给它起名叫,白玉娘。我抓起一根木薯,塞进银灰鼻的嘴里,野木薯含有丰富的淀粉,甜脆爽口,是大象最爱吃的食物之一,银灰鼻津津有味地咀嚼着木薯,高兴得翘起了鼻子这时,我左侧一片凤尾竹林里,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我斜眼望去,一头长着两只象牙威风凛凛的雄象,正在用鼻子卷食青翠的竹叶,我再往右看,一人多高的斑茅草丛里,还有好几头大象,我心跳又开始加速,生怕遭到不测,匆匆收拾好箩筐就想离去,银灰鼻用鼻子扯住我的胳膊,不让我走,白玉娘干脆用鼻子从我手中卷走了扁担,银灰鼻绕到我背后,用鼻子顶着我的脊梁往左侧的凤尾竹林里推搡,银灰鼻年纪虽小,力气却比我大得多我被推得身不由己地往前走很快,我就被推到正在卷食竹叶的威风凛凛的雄象面前。



求一部小说的名字

找到两个,有没有你要的?穿越之我是仪琳文案:一朝不慎,俺穿越了穿越到了于正版的笑傲江湖,你问我是谁?我是笑傲江湖里暗恋令狐冲的小妹妹,我是小尼姑仪琳,我是有个叫做田伯光的追求者的小美女什么?还要我做尼姑?什么?还要我喜欢令狐冲?NONONO,我不要做尼姑啦!也不要喜欢令狐冲啦!好不容易有个武林高手的姐姐,男人给我靠边站。看小女子我跟在姐姐后面做个武林小霸王!女主:陈悦/仪琳 男主:田伯光配角:令狐冲 东方不败 任盈盈等等等等 作者:静飞雪大小:492K类型:穿越时间:2013/7/2915:45:23仪琳遇上东方不败当仪琳遇上东方不败 作者:静飞雪 文案 仪琳和东方不败的故事,浅浅淡淡,只圆一梦 1.男主性格恶劣,女主常年被欺压中,看不惯的请绕路; 2.女主不万能不小白不花痴,正常人一个,无不良嗜好,无圣母情节,但拥有普通人该有的良善; 3.本文无小三干扰,想看几女争一男的或怎样怎样的,请绕路; 4.本文属伪养成系,男主养成女主,不喜误入; 5.本文不漂白教主,坏人就是坏人,阴险就是阴险,卑鄙就是卑鄙,想看漂白教主的,请绕路; 6.女主男主互动有爱,坚决不更换男主,暧昧时时有,亲妈信誉,日更,不坑。 7.本文拒绝任何无意义的拍砖、鸡蛋里挑骨头、死较真等等没事找事行为,这样的童鞋千万别看文章内容,直接点叉叉退出就行了,Me写文也不容易,心理承受能力不高,不敢高攀以上几类大神。 内容标签:武侠穿越时空江湖恩怨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仪琳、东方不败┃配角:笑傲众┃其它:江湖、欢爱、转折 第一章似是而非 韩晓是个普通大学生,学中医的,刚刚结束校外实习,眼看着就要拿毕业证了……却悲催的穿了……原因不明,貌似睡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因感染了风寒而意外挂掉的小娃娃。这对韩晓来说绝对是个天崩地裂毁灭性的打击。 韩晓家境富裕,家里有私人医院两家,规模不小,生意兴隆。韩家从韩晓太爷爷那一辈算起就是学中医的,之后韩晓的爷爷、爸爸也都子承父业,轮到独苗苗韩晓……那是不可避免的要走父辈们的老路的,她是个被娇生惯养溺爱着长大的孩子,苦是没吃过的,好在韩爸韩妈很有教育理念,韩晓这个娇小姐倒是没养出什么极端的坏毛病,除去中学时期的早恋、逃学的叛逆期,在历经诸事、迷途知返后很快就成熟了起来,性情是有那么些恣意乖张,偶尔难免娇气,但总体还是不错的。 韩晓的人生相当令人羡慕,家境优渥,家庭和谐,家世也算是出挑的,最重要的是她长得也漂亮,不愁将来找不到如意郎君,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这莫名其妙的穿越,韩姑娘的人生99.99%应该是圆满的。 可惜,可惜…… 刚穿来时韩晓整天战战兢兢,不敢乱说话,就怕一不小心露馅了。后来意识到自己占用的身体只是个五岁的小娃娃,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是不会有人想到‘鸠占鹊巢、鬼附身’一说的,慢慢的胆子大了,打听事情收集情报也方便了,于是当两个月后韩姑娘最终确定了自己穿越到了金大爷的《笑傲江湖》……一部武侠小说中时,霎时间就有了自杀的冲动。可惜韩姑娘真的只是个普通姑娘,心理素质良好,从来没有自残自虐倾向,自然也没那勇气,所以结果就是,接受现实吧。 韩晓附身的小娃娃名为仪琳,没错,就是那个痴恋令狐冲的恒山派小尼姑!此时其刚满五岁,还是一萝卜头。这小孩儿据说是体质娇弱的不行,三天一小病十天一大病的,整一药罐子,好在定逸师太略通医术,恒山上天然药材也足够丰富,所以给这娃看病基本是免费的,否则恒山派估计还真得破费不少。 那么仪琳为毛会这么弱呢?究其原因,据说是这娃的糊涂亲爹在她刚满月的时候就带着其天南地北、风餐露宿的满世界找她那个离家出走的亲娘,恒山派的定逸师太偶然得见,很是可怜小娃娃,于是才让她留在了恒山派。 可怜韩姑娘前世健健康康从小到大几乎就没病过,穿越了,却变成了个病秧子,真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不认栽都不行。 恒山派共有弟子四百多人,尼姑占六成,俗家弟子占四成。掌门是定闲师太,平日住在恒山见性峰无色庵中,定静师太是其大师姐,住在翠玉峰碧波庵,仪琳的师父定逸师太是‘恒山三定’中的小师妹,白雾峰白云庵庵主就是她。这三位在江湖上大大的有名,定闲师太很和善,定静师太也不错,唯独定逸师太脾气不怎么好,不过相处过后就会知道,这位就是个冷面心热、刀子嘴豆腐心的典型。 仪琳在恒山派中排行倒数第二,年纪最小的是定静师太收的俗家弟子秦娟,比仪琳还小两岁,现在刚会说话而已。在恒山派中,仪琳还是很吃香的,她不仅年纪小还身体弱,年长的众师姐自然对其照顾有加。 韩晓苦笑连连,怎么她就这么倒霉成了仪琳了呢?! 对于《笑傲江湖》,韩晓是记忆犹新的,单单电视剧就看过两个版本,吕颂贤的港版,还有傻大个李亚鹏的内地版,小说也曾经拜读过,简单来说,它讲的就是由林家家传《辟邪剑谱》引发出的江湖血案。男主角令狐冲,有个伪君子师父岳不群,还有个青梅竹马痴恋非常的小师妹岳灵珊,可惜小师妹最后移情林平之,令狐冲是这段感情中的炮灰。这货性格叛逆,随心所欲,要说也算是个有前途的大好青年,可惜就是运气太苦逼,遭遇挺坎坷,九死一生,好在最后是个赢家;女主角任盈盈,魔教圣姑,亲爹是任我行,天之骄女一个,后来苦恋令狐冲,历经无数波折才好容易抱得美男归,结局是男女主角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中间的经过跌宕起伏,阴谋不断,很复杂,死了很多人,枉死鬼不计其数。 韩晓重生在了武侠小说的世界,她接受了这个悲催的现实,可她不想掺杂到剧情中,一想到十年后的血雨腥风韩姑娘就一阵战栗,她只是个普通人,怕死,怕杀人。 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离开恒山派,趁着现在对恒山的这些尼姑感情还不深,离开才是王道!可仪琳这娃命苦,爹娘都不靠谱,按照原著来说,仪琳的亲娘应该是隐居在恒山悬空寺中的哑婆婆,但要命的是经过一番曲折打听,恒山上下现在压根就木有那传说中的哑婆婆这个人,而亲爹不戒和尚目前也是行踪不明,那么她一个五岁的小屁孩能到哪去? 留在恒山派,才有活路! 既然现在必须留在恒山派,而她又承接了仪琳的人生,那么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就必须好好考虑了。 她不会走上原著剧情的老路,爱上令狐冲啥的,绝对不可能!可她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优势是熟知剧情走向,知道大部分人的命运,这样一来,不管是为了自保还是为了安心,她都不能让剧情乱了套,乱了的话,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优势就没了。 仪琳现在年纪小还有机会脱离恒山派,将来长大了想脱离恒山派……那貌似有些不厚道,毕竟要和恒山派的人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她又不是石头做的,除非恒山派上下全部虐待她,否则感情肯定能相处出来,将来冷眼旁观看着她们死……韩晓自认为做不到。虽然恒山派是十年后五岳剑派中损伤最小的,可还是死了几十个人…… 思前想后,韩姑娘觉得吧,既然将来别无选择的必须要掺杂到剧情中,那么为了不失去唯一的优势,在剧情开始后,适当的客串下仪琳的原著角色推动令狐冲的命运转折也是可以的,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不过人都是自私的,所谓圣母,所谓舍己为人的博大胸怀……这些美德,韩姑娘还真没有,她能做到的就是将来尽可能的去想办法避免悲剧的发生,可她毕竟能力有限,今后能救则救,不能救……那也是天意……就如她穿越一般,是命。 虽然做了长期留在恒山派的打算,但韩晓可不想做光头尼姑,推动剧情进程也不用非得是尼姑,这位前世时是个美女,爱打扮,光头绝对不符合她的美学,于是在恒山混了一年后,韩姑娘狠闹了一回,誓死不再剃头,定逸师太很愤怒,可再怒也不能和个小孩子一般见识,最后妥协的时候对着仪琳说了四个字:孽障!孽障! 从此后,仪琳从尼姑变为了俗家弟子,光明正大开始留头发。 照理说,俗家弟子是可以恢复俗家姓名的,但仪琳这个可怜娃压根就没有俗家名字,所以仪琳还是仪琳。她倒是想叫韩晓,可想了想,何必呢,这一世本身就是荒谬的,就别和前世牵扯不清了,徒增伤悲。 夜深人静时,她也曾偷偷哭泣,她想韩爸韩妈,想爷爷奶奶,想前世的一切,可再想又有什么用,终归是回不去。冲动的时候,也忍不住自残过,割过手腕,勒过脖子,但她怕疼,也没那毅力,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仪琳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住得不是十几个人的通铺,而是间简陋的小屋子,与师姐仪敏住在一起。仪敏是个二十多岁的黑瘦尼姑,平日都是她负责照顾这个娇弱的小师妹,为人很是憨厚,很多事情韩晓都是从她嘴里打听到的。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她已在这个世界呆了两年,至少和白云观的这些师姐都多少有了交情,她倒是想装深沉装冷漠,但耐不住人家的善意啊,所有人都让着你、帮助你、照顾你,你能冷着张脸才怪,反正她做不到。 恒山上的生活特别清苦,标准的粗茶淡饭,一丁点的油腥都没有,初始时很不适应,现在嘛,倒也习惯了,否则又能怎样,恒山上有鸟有鱼有兔子野鸡,她倒是想过去捉来偷偷的吃,可问题是,这娃天生胆子就不大,平时除非有人跟着,否则绝不离开白云庵一步。为毛?因为她怕蛇虫鼠蚁、怕豺狼虎豹,恒山自然环境太好,每晚睡觉仪琳都能听见狼叫,也经常听同门师姐说在某某山路上斩杀了几条蛇之类的,很吓人。 由于身体不好,仪琳七岁了才开始练恒山派基本功,比她小两岁的秦娟都开始学习剑法了,两相对比,不爽是肯定的。好在穿来后,这身体没再生过大病,小病却是没断过。仪琳给自己搭过脉,脉象迟缓,一息不足四至,明显是幼时伤了根本,又没有及时调理才落下的病根。她出身中医世家,又是正儿八经医科大学毕业,不是没想过为自己调理身子,药补食补相结合最好,可恒山派穷啊,日常开销度日大多数都是下山化缘化来的,虽然山里药材很多,可她不敢外出也是白搭,掌门师伯住的无色庵中倒是有个药房,据说里面珍稀药材许多,齐全的很,但她一个小孩子是禁止接近药房的,那里是恒山派重地,她胆子还没大到去那里偷药材。 至于食补……仪琳很悲催的表示,这不是她的强项。这姑娘前世时被家里人宠得没边,厨房都没进过几回,连平时吃个冰糕、拿瓶饮料都有帮工的阿姨负责递到手里,典型的生活白痴,而在恒山派,众人怜惜她年小体弱,从不责令其做洒扫帮厨的杂事,所以她依旧是生活白痴,食补的方子她知道一些,也知道怎么个做法,但真的要动手,那是不可能的。 况且她知道的食补方子在这个时候她是吃不起的,像人参啊、乌鸡啊、党参啊……在恒山派是找不到的。所以韩姑娘能为自己做的,就是多多锻炼身体,增加身体免疫,仅此而已。 昨天上午,掌门定闲师伯的二弟子仪文师姐亲自来到白云庵通知说以后不用派弟子特意去打扫悬空寺了,那里已交给一个聋哑妇人负责。 这一消息登时在仪琳的脑中炸开了花,神啊,这身体的亲娘终于出现了!不能否认,这姑娘心底深处还是抱着尽快离开恒山派的打算的,有了亲娘,也许她的命运可以转折一下下。 当天下午她就想去悬空寺探探情况,可悬空寺离白云庵距离不近,山路虽算平坦,但也不是多好走。而且每天早中晚恒山群弟子都要到大殿中去诵念佛经,以她的龟速,估计很难按时按点跑个来回。 仪琳苦思冥想,最终决定再等两天。 两天后是辟谷日,这是恒山派祖师晓风师太传下的规矩,每月初一恒山派上下弟子都必须聚集在无色庵大殿中念一天佛经,不分尼姑还是俗家弟子,中途不许擅自离开,仪琳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开得有后门,虽然每月初一都要饿肚子,但可以留在屋中独自念经。期间无人监管,睡觉也没人知道。 仪琳打算辟谷日一大早就出发,这样时间充裕,还能起到保密作用,一举多得。 第二章蛇是危险生物 为了走山路不被蛇咬,仪琳随便扯个谎找仪敏借了两个装有雄黄及艾草的荷包,她自己也有两个,总共四个,放在身上用来防蛇虫应该是绰绰有余了。除此外,她还想把仪敏的剑也偷偷拿走防身,怎奈剑身实在太重,双手拖着都闲累,最终只能放弃,在院子里捡了根树枝当武器。 悬空寺位于翠屏山上,与翠玉峰定静师伯所在的碧波庵隔空相对,中间隔了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沿着山道攀岩而上,仪琳走得小心翼翼,虽然山道足够宽,但那黑洞洞的深渊还是让人胆寒,且现在已是四月天,正是蛇虫之类的爬行动物活跃的时候,即使身上带着能驱逐蛇虫的荷包还是让人不放心。 山路越走越崎岖,仪琳走了一阵,估计有半个多小时吧,就累得气喘吁吁,脚酸腿疼,她本来身体就弱,走了这么久的山路普通七岁孩子估计也吃不消。仰望高高在上的悬空寺,仪琳悲哀的意识到,虽然她自认为走了很久,但其实离目的地还是很遥远啊。 当走到一处山壁拐角的地方时,忽有一阵山风吹过,迷了她的眼,用袖子蹭了蹭眼角,等视力恢复正常了,仪琳霎时间有了想哭的冲动…… 那是一条颜色晦暗、浅灰交错着黑点的花斑蛇,头是扁扁的倒三角形,鼻子上翻,以仪琳有限的见识来看,此蛇绝对含有剧毒。蛇蜿蜒着在山壁上横向滑行,距离她的位置还有七八米远,普通人如果不注意是看不到这条懒散的犹如散步般在山壁上游荡的、隐藏性极好的蛇的,但好巧不巧,这条蛇爬行的高度与她的视力完全持平,不高也不低,太精准了。 如果这个时候掉头就跑的话,危险估计也就解除了,但是仪琳上辈子最怕的就是蛇,现在这会儿腿早软了,根本迈不开步。 眼看着那条疑似颇具毒性的蛇离自己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